沈轻安。

我什么都不会。

我爱捏脸。
【衣服是试穿。】

突然想到的东西。占tag致歉。

你知道吗?有时候我觉得你就像个布娃娃,被他们的伤害撕烂,又被他们对你的好补上。
你现在应当满身都是补丁了吧?
虚伪不知道这是谁的声音,似乎是没听过的。但所说的是谁,是什么事,他却立刻反应过来。
“可这些补丁算得上什么呢?人生总会遇到这样的事。我只能说我不后悔。”
可是我们心疼你啊,一直做在别人手里任意玩弄的布娃娃难道很好吗?那个声音继续说。
“我并不是不知道,我只是等一个解释。其他的,我自己会解决。”
“你们只管继续喜欢我就好了,我会在你们身旁的。”
——“阴影处的一切,都由我来承担就好了。”
所以这才让我们更心疼你。
你永远是我们的王。

绝不认输呜呜呜呜呜

火净莲妖:

一个简介

魂菲,楚留香网易官服声声慢区金风玉露服大佬账号卡拉郎cp,魂帝x爱懿菲,双华山,师兄弟内销

四月份万剑归宗时期因为颜值和比赛分组被拉郎,当时爱懿菲同为华山剑之巅与武之极,在八进四被淘汰,魂帝最后取得胜利拿到声声慢的万剑宗师,同时第二周雕像刷新,两人正好一边一个,以师兄弟设定,情侣妆梗,红蓝配色被同服玩家以同人图形式出道,称号魂菲魄散,口号为魂哥是金风华山的信仰,菲总是九亿少女的梦想

魂帝是华山的风,爱懿菲是华山的雪

后来被热情的围观群众告诉本人,魂帝出面确认cp并且亲自玩梗,当时爱懿菲本人出国号由他人代上,魂帝表示五月份便会回来并且发表“等他回来你们有的玩”cp盖章发言结论。同时产生手镯警告梗,并且由同人画手玩家在qq空间进行了一波大幅度安利,金风陆陆续续有cp粉来观光。

于是某日下午两人所属帮派开启了一次撒糖向直播,在金陵两人的雕像前和粉丝抱抱合照/两人相互抱抱/赠送唤红妆以及在帮派燃放执子之手烟花/双人轻功/两人同骑/双人划船,并且现场表演插旗。

(只想吃糖的可以到此为止)

五月份后爱懿菲仍旧是主播上号,私下询问原因是因为本人工作繁忙先缓一阵子,爱懿菲账号交给结义奶妈涵哥保管代玩。

后期因为刷铁事故涵哥与魂帝闹矛盾,涵哥将爱懿菲带离帮派醉卧美人膝,并且将目前所属帮派快意恩仇转为相对势力。

【著名刀梗出处】在爱懿菲敌对势力的第一个星期的势力战,薛家庄点,爱懿菲(账号卡)击杀醉卧美人膝帮主魂帝,电视播告,全服瞩目

再往后一段时间,魂帝做出传世武器(貌似是官服第一把),涵哥退游,爱懿菲账号闲置

(从此被冰封进龙渊不知能否再次醒来)

童趣节出了头部挂饰,魂帝买了两个,一个是代表华山的狗子,一个是狐不醒(狐不醒配色和神态和爱懿菲特别像)并且过上了头顶狐狸的日子

爱懿菲还是没有回来

第一次名剑天下,魂帝给自己队伍起名为魂飞魄散(魂菲魄散),并且拿到第四名。

某次世界发言,有新的观光粉在世界问魂菲魄散是什么,魂帝解释为“你和我永远不可能在一起”

七夕活动时期,召回玩家,魂帝在世界发布寻人启事

第二次名剑天下,魂帝队伍名依旧是魂飞魄散,队伍介绍改为了我爱你。

——————评论区补充搬运——————

魂帝做出传世武器之后曾经找过代管爱懿菲账号的主播开账号试剑,同时也是爱懿菲的账号卡最后一次上线

魂帝曾经有好几个自创武学招式也叫“魂飞魄散”,当然现在因为合孔原因已经不幸狗带……沦为初始名

账号卡层面的互动在爱懿菲代练主播发的视频里还有部分遗迹,包括送雕像梗势力战大刀梗两个人谜之好感度梗等等【推荐看他俩之前固定队刷绝境的视频,不是我吹,菲总跳个轻功都美颜盛世_(:з」∠)_

师兄弟梗,从直播间的聊天记录截图里可以看出,曾经是爱懿菲教魂帝打论剑,后来变成了魂帝教菲的代练主播打暗香

魂菲二人最开始并不同帮,谁也不知道魂帝做了什么成功把人拐到醉卧美人膝还去结了个义,虽然之后因为种种原因菲总还是退出了

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接触过魂帝账号的代练表示,通过两人聊天记录看得出私下关系真的蛮不错的

某次魂帝声演坊副麦被主麦询问游戏情缘的事情,回答是有cp,男cp

(内容后续和前面都有待补充,随时可能更新)

两位号主本身都是非常好的人,并且现实生活中已经各自成家有妻有子,希望大家嗑cp的时候能够不要打扰他们,圈地自萌!

(๑• . •๑)本cp仅仅为游戏账号卡拉郎,圈地自萌,请勿打扰大佬本人,旧粮可翻tag自寻,欢迎不怕吞刀的新的小伙伴一起嗑,魂菲女孩绝不认输!

嘘——我们悄悄地

我永远喜欢他们。

瓜娃子、:

嘘——


我们悄悄地,好多好多眼睛看着呢,好多好多耳朵听着呢。


千万别被他们抓住把柄呀。


我们悄悄地怀念他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光。


我们悄悄地温习以前的视频。


我们悄悄地,把评论里“魔人团少一个虚伪”删去,换成“流萤真可爱”。


我们悄悄地,把弹幕里“为什么不和老白玩”删去,换成“我喜欢微笑”。


老白和流萤聊得很开心,虚伪和微笑过得非常好。


他们开心,我们就开心,因为我们是粉丝。


我们悄悄地,不要去打扰他们,不要给他们添麻烦。


我们有自己的一方小天地,我们不去正主的视频下ky


我们尊重他们的选择,我们不进行道德绑架,我们相信他们的眼睛。


我们知道魔人团是以前的梦,我们不强迫所有人都留在梦中。


我们不去贴吧,不去微博,我们抵挡不住。


我们无法反驳那些人的实锤,因为我们不真正了解老白,我们没有证据。


我们无法证明魔人团依然在,因为我们不真正了解虚伪,我们没有证据。


我们不知道房管究竟代不代表正主的态度,我们不明白黑粉的目的究竟是什么。


我们离他们太远太远。


我们其实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做不了。


我们太弱小,我们不需要尖爪,我们没有獠牙。


只是悄悄地,窝在一个小小的地方,互相安慰着,互相扶持着。


我们纳闷,继续前行的路,究竟是否通向未来。


 


嘘——


我们悄悄地,不要被看见;我们小声点,不要被听见。


他们不喜欢我们,我们藏起来。


我们曾经喜欢过四个人,我们悄悄地还要喜欢下去。


我们悄悄地看着“魔人一败涂地”,我们管住自己的手,我们不发表破坏心情的言论。


我们悄悄地发着文字,画着图画,我们悄悄地用自己的方式坚持。


毒唯跟黑粉来了,我们不吵架。我们把男黑粉的丁丁切掉,我们给女毒唯装上丁丁。


我们悄悄地,守护好自己的这片小天地。我们不允许他们来打扰。


我们悄悄地给自己鼓把劲,不让任何一个人失落,不让任何一个人哭泣。


我们悄悄地做着梦,又或许,不只是梦。


我们悄悄地看完贴吧,看完微博,看完各种各样的实锤。


我们悄悄地相信,既然当初选择去喜欢,就永远不会忘记曾经喜欢的理由。


白先生不回应,虚伪先生冷处理,他们有他们的理由。


这两个人是男子汉,他们可以正确解决自己的问题。


我们很理智,我们不给自己人招黑。


我们悄悄地认定,“喜欢白先生”和“喜欢虚伪先生”,这两句话永不矛盾。


我们相信魔人团不仅仅停留在夏天,因为秋天的落叶,寒冬的雪,初春盛开的鲜花,它们的美丽不逊于夏季的热情。


我们相信我们还能再努力一下,我们还想爱他们。


我们相信我们的眼睛。


我们就这样悄悄地,悄悄地关注那四个人,悄悄地做着团粉,悄悄地去爱,悄悄地相信他们终有一天会回来。


我们温和,并不软弱可欺;我们多情,并不矫揉造作。


直到某一天,出现了名叫“魔人者联盟第33期”的视频,我们悄悄地哭一场,不要惊动一阵风,不要让水面荡漾出涟漪。


然后继续去爱他们,跟之前一样。


 


嘘——


不要哭,毒唯会叫。


不要放弃,黑粉会笑。

第六次偶遇魂总】
魂总欺负小孩了!!!